账号:
密码:
 

7878小说

第二十三章


(←) 上一页      回书目(Enter)      下一页(→)加入书签    举报:内容出错 / 其它问题

    第二十三章 四月中旬的天气,天气已经不再寒冷,晌午生起的太阳照在人身上暖烘烘的。东升拉着平板车出了医院后,顺着医院的柏油路朝着镇里里面走去,他想着在回村子以前,在去供销社给彩玲在买一盒香脂油和孩子喝的洋奶粉。早先在住院以前,彩玲平时窗台上的香脂油都已经用完了,平时自己舍不得擦,只是在亲朋应酬的时候才擦一擦,后来用光了,只是彩玲舍不得买,每次总是在见底的铁圆盒子里抹一抹,然后再手里搓一搓,往自己脸上抹一抹,让自己脸上有那么点香脂油的味道就好。后来被东升知道了,东升也督促彩玲去再买一盒,却遭到彩玲的拒绝,并且还一边说道;现在光景这么难,还要养一个娃,一盒油要两块钱囊,有这两块钱换些鸡蛋给娃娃吃不好么?后来见拧不过彩玲东升也只能作罢,以前家里总是彩玲当家,家里钱彩玲都管得严舍不得用,自己就是想偷偷买给她也没机会,这次刚好借着彩玲住院的机会,自己能掌一次家里财政大权,索性就大方一次,也给这个跟着自己受苦的女人买一次礼物。一想到这东升也不再墨迹,便乐呵呵的拉着车朝着镇里十字路口的供销社走去。在来到供销社门口时,东升停下板车,慢慢的放下车把手,后面的彩玲抱着孩子一边开口询问道;当家的你停到供销社门口干嘛?咱家又不缺啥。听到彩铃的询问,东升只是笑呵呵的摇摇头,随后停好板车,飞快的跑向了供销社。彩玲一脸纳闷的看着东升跑向了供销社里面,在外面大概等了有几分钟后,便看到东升笑呵呵的背着手从里面走了出来。东升笑呵呵的慢慢悠悠来到彩铃跟前,满脸温柔的说道;彩玲你猜我给你买啥了?当彩玲听到一脸傻笑的东升是去给自己买礼物了,这才明白过来,于是便娇羞的说道;你个楞头楞脑的呆瓜子,能买个啥。只见彩玲话音刚落,东升背后的手迅速的从背后伸到彩铃面前。看到冬生手里的两盒香脂油,彩铃又是开心又是埋怨,随后接过东升手里香脂油,侧眼瞅了东升一眼娇嗔的说道;家里钱就不能交给你,花这冤枉钱干啥么,买一盒就够用了,快把这一盒退了去。说完便要把手里的另一个交给东升,奈何东升早已把另一只手的东西放到平板车上,窜到车前拉起平板车扶手,乐呵呵的朝着镇子北边村子的方向走去。此时的李东奎满脸愁容,独自一个人蹲坐在家里的炕上,整天也不敢出门,只能每天坐在炕上胡思乱想,想累了就躺下睡觉,睡得迷迷糊糊听到自家门栓的响动,或者邻居家门栓的响动便马上惊醒。今天睡醒的李东奎,在吃过一碗不知道炖的是什么的大碗烩菜后,便把吃完的碗筷放到桌上,于是便继续直勾勾的盯着碗筷发呆。而吃完饭的李东奎老婆,这个时间点早已经在村委会大门口坐着晒太阳,和身边的几个年纪大些,干不了农活的村妇在嚼舌根。谈论着自从十几天前李东奎突然从镇上回来,回来时候也刚好天黑,自己已经关门上炕了,奈何却被大声的拍门声吓一跳,在经过数分钟的拍门后,她才鼓起勇气,披上衣服慢慢的走到房门口大声的说道;谁啊,我男人不在家有事明天再说。说完感觉这样不妥,便有继续颤抖的喊道;我男人一会就回来了,有事明天说。此时的门外听到有人喊话便停止了激烈的拍门声,随后传来一声略带沙哑的呼喊声;菊花,是我开门。当听到这个熟悉男子的声音后,菊花的心才放大了一些,继续开口道;你是谁?此时门外拍门的人便是李东奎,李东奎拖着疲惫的身子,由于一路上光着上身,受冻来到家门口后就一屁股坐在家门口,随后用尽身上的力气使劲的拍着院门,在听到菊花的询问后,便使劲的回应着,是你男人,李东奎,快,,,快,,,开门。听到门外回应声,菊花才放心一点,随后心里想着,肯定是那死鬼喝多了,趁着迷糊回来折腾自己来了,于是一边朝着院门口走去一边不耐烦的唠叨到;你不是说以后在也不回来了吗?你又回来干嘛?说话便抽出门栓,一把拉开大门,随着大门的拉开,李东奎光着身子咕咚一声躺倒在菊花脚下,菊花看到躺下的李东奎,便生气的唠叨到;你不是有本事吗?喝醉了咋不在外面找个年轻的婆姨让他招呼你了,回我这里干嘛,一边则是伸出手拖着李东奎起身,朝着院里房间走去。在回到家后的李东奎,由于光着上身回家到家的时候已经冻得差点昏迷,后来第二天便是高烧,菊花也看出了这次李东奎回来和以往醉酒回来时有些差别,但是又看不出个所以,叫喊李东奎也不答应,一时慌了神没了分寸,便哭哭啼啼来到邻居家,邻居听过大致后便来到菊花家,看了看昏迷的李东奎,叫喊他也不答应,便联系了门口的几个邻居用木板抬着李东奎去了隔壁村里的卫生室,隔壁村里的这种卫生室是一个上年纪的退休老医生,平时闲不住退休后就帮村里的村民免费看看病,人缘极好。被抬进卫生室的李东奎此时已经昏迷不醒,全身烧的通红,翻着白眼只能用嘴不停的呼着气。看到此处老中医也没墨迹,用手招呼着众人把李东奎抬到一张简易的木床上,便招呼菊花去外外面打盆冷水帮李东奎擦洗身子降温,一边则是去里屋调配药品,过了有片刻,老医生上招呼众人扶起李东奎给他灌了些汤药,随后便扎上了一大瓶点滴,做完这些后从口袋掏出一块手帕擦了擦头上的汗水,看了看手腕上带着手表的时间,便坐在一边等待着李东奎的变化。时间就这样滴答滴答过了一小时后,李东奎发红的脸上也没有了那么滚烫,粗重靠嘴的呼气也慢慢用鼻孔顺畅的开始了呼吸。看到这老医生笑着点点头开口说道;输完液估计就清醒了,我在开点药,天黑前你们就可以回去了,在谢过老医生后,菊花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抱怨道;这死鬼,一年四季浪荡的不着家,一回家就是折腾家里人,这次又不知道在哪里造孽才成这样。说完便抹着眼泪哭泣着,身边同来的邻居也一边安慰着。就这样时间很快就到下午6点多。天也渐渐地黑了下来,李东奎在输完液后也清醒了过来,只是虚弱的看着身边围了一大堆人,自己想开口问些什么,就是虚弱的张不开嘴。老医生在看到回复意识的李东奎后笑呵呵的说道;年轻人,干什么事别那么拼命,这次还是来的巧,要是在耽搁晚一点,你这条命就算到头了,说完便笑呵呵的把一包药递给菊花手里,嘱咐了用量,便招呼着众人离开了卫生室。自从大病后的李东奎,人也像变了人一样,整天就是躲在房间里发呆,菊花挂在墙上自己的衣服,他也害怕的让菊花收起来,直到菊花总觉得李东奎一天天的跟中了邪一样,总是直勾勾的盯着跟前发呆,自己越看越是害怕,索性在家害怕,还不如出去到外面晒晒太阳,找村委会门口的婶子们聊一聊问一问这是咋了。村委会门口上年纪的人很多,在听到菊花的诉说后,一位年长的村妇开口道;菊花,东奎八成是走夜路撞到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,你回去在门口挂个镜子试试。另一个村妇又说道;东奎这样怕是犯大仙了,你到家在房间角落摔个鸡蛋,在说点好话,没准大仙一吃饱就走了。众人七嘴八舌,把菊花也是说的越想越怕,便急匆匆的回了家,到家后找了面镜子挂在房门口,才稍稍有些安慰,便想坐下来询问东奎最近怎么了,奈何东奎只是从盯着前面小桌的目光挪到了菊花身上,死死的盯着她,被盯的发毛的菊花越来越害怕,便往墙角挪了挪身子,看到很是恐怖的菊花,李东奎便回过神,长长的呼了一口气,大声的哀叹一声,随后缓缓的开口道;都是我,是我作孽害了人命了。听到此处菊花越是害怕怕,只是不开口的盯着李东奎,看着他下面要说什么。


本站域名变为  www.7878xs.org
本站小说txt下载无须注册,即下即看!



(←) 上一页      回书目(Enter)      下一页(→)加入书签    举报:内容出错 / 其它问题
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,如有侵犯版权,请来信告知,本站立即予以处理。